让她躺好(H)_婚后小甜饼
剑道小说网 > 婚后小甜饼 > 让她躺好(H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让她躺好(H)

  孕期性欲本来就强,再加上眼前这幕令少妇血脉偾张的画面和成熟男人低沉的喘息——

  李一依觉得自己的内裤好像被腿心流出的热液打湿了。

  湿湿黏黏,还空虚得厉害。

  “咕”她难堪地咽了口津液,眼巴巴地抬头看向抱着她的男人,“我也想要。”

  “?”

  周自横锋利的剑眉微挑,无言地顿了几秒,喑哑着嗓音地顺从了她:“想要就去躺好。”

  李一依爬到周自横身侧乖乖躺好,两条白肉肉的腿微微抬起来,张开一个诱人的角度,她抬起含水的杏眸,满眼期待地望向男人:“老公,帮帮一依嘛。”是有点羞涩的,但又不完全羞涩。

  周自横很自觉地掰开她的大腿放在自己身侧,扶着她的腰往底下垫了个软枕,垫好后还顺手覆到李一依凸起的小腹上,小心翼翼地摸了又摸。“豆豆快点闭上眼睛睡觉,不许偷听”,周自横强势地命令了一番自己的女儿后,飞快地从抽屉拿出一个套,撕开包装,戴好,动作行云流水。

  他风情万种的爱人,和他们共同孕育的小生命。

  被李一依成功勾引到,周自横情难自禁地俯下身去亲吻李一依隆起的小腹,一处一处连亲带舔地留下一串湿意,温柔克制又热情。

  周自横大手剥开了女人胸前的衣物,以唇舌伺候着待人采摘的樱桃。

  轻揉慢捻抹复挑,随着身下人娇娇的呻吟。周自横渐渐加重了手里的动作,几乎一口吞进半个乳房。乳晕在他的嘬吸下,变成鲜红色,嫩得像豆腐似的乳晕哪里禁得住他早上刚长出来的坚硬胡茬。

  “哈,好舒服”李一依闭着眼睛享受。

  “乖,抱住我的脖子”,周自横轻哄。

  在李一依看来,这句话是他出征前的号角,意味即将迎来一场狂风骤雨。自己的乳房会扬起阵阵白浪,他的浓密阴毛会被自己的汁液打湿。

  她准备好了接纳身上的君王赐给自己无上的极乐。

  可等来的却是周自横浅浅地进入,轻轻地揉捻。

  她不满道:“周自横!你还是不是男人啊?我要重重的,我要你快一点!”

  实践再次验证了这句话是所有男人的雷区。

  “呵”,周自横冷笑。

  大手一捞,抬起身下女人的腿架在腰上,“噗呲噗呲”地大力抽送起来。

  极致的欢愉爽得李一依想要叫出来。可周自横仿佛知道她要干什么,直接堵住了她的嘴,大力吮吸,津液交换,口水打湿了枕头。

  “来,老公给你扩张小穴,孩子也好轻松地生下来”,冷硬的话音刚落。周自横就左右晃着劲腰,赤红黑紫的肉棒在洞口旋转。

  “啊——,我不行,我要……”女人还没尖叫完,大量的蜜汁就喷到男人杂毛丛生的小腹,滴滴答答最后还是落到女人的腿上。

  周自横被夹得也不好受,额头青筋暴起,抓着女人大腿的手背脉络分明。

  忍不住了,周自横最后也突突地射出来几股浓白的精液。

  他伸手将套子打结,扔进垃圾桶。抱着怀里的妻子去卫生间洗漱。

  看了一下表,才六点半,不急。

  周自横想和老婆再黏一会,伸出大掌想要和豆豆打个招呼。没想到李一依直接躲过去了。

  “?”

  周自横皱眉,她又怎么了?刚刚不是挺爽的吗?是不是自己技术变差了?难道是孕妇也有贤者时光?

  “不舒服吗?”他也不明所以,但是平日应付自如的强势里已经少了几分从容。

  李一依鼻头突然泛酸,难过的情绪一涌而上,“周周哥哥”

  她声音里情绪细微的变化被男人捕捉到,周自横抬起头与她直视,认真地看着她:“嗯?”

  李一依的表情有些委屈,腮边有点鼓,小嘴也瘪着,她伸手向男人索抱:“抱抱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挺突然的,但是周自横还是如她所愿轻轻抱住了眼前的女人,轻缓,但是很坚定。

  看来是他安全感没给够,让他的小姑娘感到不安,这是他的不对。

  “在想——”

  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李一依委屈吧啦的控诉,“刚刚你在我身上脸色好凶,还有为什么要等到我骂你,你才会让我舒服?”

  抱着她的双臂稍稍加了点力度,嘴上好言安抚:“我怕会压到孩子……”

  “你就是担心孩子!你心里只有孩子!你……”

  哇地一声就哭了,旖旎的气氛一消而散,小气包暗中积攒的怨气如海啸喷薄,把周自横骂了个不知所云。

  周自横有些哭笑不得,但还是心疼地把人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面对面坐着,边给人顺毛边低声下气地安慰:“在我心里孩子什么时候比你重要过,嗯?你什么时候不是最重要的?”

  本就不占理的小气鬼被堵得说不出话,把脑袋埋在男人宽厚的怀里可怜巴巴地哼哼唧唧,眼泪花一闪一闪地洇湿周自横健壮的胸肌,简直不能更委屈。

  “老公错了,下次您指哪打哪,不哭了哈,饿不饿?想吃什么”周自横给小猫顺着毛。

  低头亲吻她的发顶,右手按某人平常里喜欢的力道和速度抚摸她的后背,对她极尽耐心和包容。

  “想吃蟹黄膏”,李一依转移了注意力,馋虫被勾起来了。

  “……嗯那个,宝宝,能不能换一种,我怕你还是会吐”周自横想起昨天的狼狈场景,一阵后怕。

  “就要吃蟹黄膏”李一依固执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周自横只好给她取出冰箱里的蟹黄膏,没想到蟹腥味被冰箱封印起来了。配上小米粥和小油饼,李一依胃口大开。

  男人满足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吃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油饼,才制止她:“好了好了,吃太多了,肚子撑”。

  李一依眼睁睁地看着强势的老公拿走自己心爱的食物,但也忍住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iandao8.cc。剑道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jiandao8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